服务窗

网络导航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校友动态 > 正 文

【萃英记忆】石岗:求学兰大的那些年

【来源:档案馆 | 发布日期:2016-08-26 | 作者:】     【选择字号:

 

  时间:2016年3月7日14:00
 地点: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三路市民中心A区某休息室
 人物:石岗
 采访人:王秋林
 摄影:红叶
 文字摘录:石文晶(历史文化学院2015级志愿者)

 王:石秘书长您好,我们知道您是78级兰大校友,您能将那个年代在兰大求学时的“别样记忆”与我们分享一下吗?

 石:有幸进入兰州大学求学,有幸宝贵的青春岁月在兰大度过。兰大虽偏居西北一隅,然师资雄厚、学风纯正,特别是我在校时,师生之情真挚,老师们对学生的学习、生活十分关爱,这些师生之情、关爱之情,一直鼓舞着我、温暖着我,指引着我一路前行。

那些年,兰大的老领导

 刘冰同志是我入学后的第一任校长,在校时也多次聆听他的教诲。有几件事至今记忆犹新。一是刘校长应我们的邀请参加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00周年大会,刘校长最后一个讲话。平时同学们很少见到校长,大家都全神贯注,饱含期待。但刘校长只说了一句话:“今天,我们纪念鲁迅先生,就是要像鲁迅先生那样去学习、去生活、去战斗!”话很短,但把纪念鲁迅先生的意义讲得透彻明白。刘冰校长对青年学生有特殊的感情。大学毕业前夕,校长让秘书赵洪涛老师问我愿不愿意留在甘肃工作,我那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一口拒绝了,表示想去北京工作。组织上还是满足了我的愿望。后来我毕业分配到北京工作,应该有这方面的因素。毕业临走时,我到省委组织部转党组织关系,觉得应该向校长道别。那时年轻不懂事,直接闯进了刘冰同志(当时已任甘肃省委副书记兼省委秘书长)主持会议的会场。会场上的人很惊讶,但老人家见我之后很开心,立即停下会议,一直把我送到省委大门口,并嘱托我好好工作,有什么事可以给他写信。毕业后,只要有机会,我都会去看望老人家,听他讲过去的故事,特别是在清华大学的风雨岁月。

在北京看望老校长刘冰

 兰大那时有一位副校长叫辛安亭,是延安时期的教育家。我上大学时是校田径队队员,每天早上跑步时都能看见辛老,他穿着一件呢子大衣,带着围巾,天刚蒙蒙亮就出来锻炼身体,我们基本上每天都能碰见。但是有段时间发现辛老不来锻炼身体了,我就问当时的聂大江副校长原委,他说辛老病了。辛老那时候全身浮肿,但查了很久都查不出得的是什么病。最后经过反复的周折,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发现辛老得的是严重的营养不良。大家都很震惊,辛老是高干,工资不少,家里没有任何负担,怎么会营养不良呢?后来才知道辛老把他的工资大部分都捐给了学校的贫困学生,资助他们学习和生活,自己只留了一点生活费,而且他主要的饮食就是在延安时期保留下来的南瓜汤,这才导致了严重的营养不良。这件事是聂大江校长亲口跟我讲的,他说谁都想不出辛老得的是营养不良。这是兰州大学的老领导给我们做出的光辉榜样!

 我是78级学生,当时学校的校舍、办公条件十分紧张。为了给教学提供更多的空间,校党委毅然决定,将整个校部机关搬到图书馆后边(注:现新建的逸夫生物楼位置)的一院破旧平房办公,条件十分简陋。学校的“高官”和主要处室都挤在那里,连教育部蒋南翔部长到兰大调研听汇报,几次召开学生座谈会也都在那些小平房里进行。我是在参加学校组织的,向蒋南翔部长汇报学生工作会议时,听到校部机关搬入平房办公原委的。一切为教学让路,这是当年兰大领导们的所想所为。

 有一年发大水,通往兰州的火车中断,学校在全国几个主要交通枢纽设点,派长途汽车去拉同学们按时返校。我就是在陕西西安火车站,坐上了学校派来的长途客车翻山越岭到的兰州。虽然面临很多困难,风险也很大,但学校为了保证按时开学还是采取了这样的行动。这些举动今天看来都是非常伟大的,如果出一件事情,领导要承担多大的责任呀。这就是当时学校领导们的气魄和担当。

在校运会闭幕式上接受刘冰校长颁奖

那些年,兰大人的专属记忆

 在兰州大学学习四年,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兰大的每个学生都在书包里随身背着一个海绵垫子——屁股垫。我们进校以后,发现高年级的同学每个人书包里都能掏出一个折叠的海绵垫子,到了教室一放就可以长时间坐着读书。开始我们新生不以为然,后来发现长时间坐着读书,屁股很痛。新生们也陆续都有了这件宝贝。当年如饥似渴超强度读书学习,尽管如此,即使坐上了这么厚的海绵垫子,屁股上也是长老茧的。“屁股垫”成了兰大靓丽的风景。这件小事也从侧面体现了兰大学生的学习劲头。

 当年兰州大学总务处的安敬先处长也是非常让人尊敬的,听说这个老人家参加过百团大战,老革命,后来因为什么事贬为处长。虽然只是一个“七品官”,但他为兰大学生的学习、生活呕心沥血,在学生学习生活的每一个地方都能看到这位老人家。我在校时当过一届学生会主席,记得有一次向他反映教室里的灯光不亮,他立刻就去换日光灯。再有学校天冷的时候吃饭排队人多,饭菜保温困难,他立刻就去想办法解决,增加供应窗口。他们可以说是老粗式干部,但是他们对大知识分子和小知识分子都非常关心和敬重。我很喜欢安处长的工作方式,举重若轻、乐观勤勉,交往多了也成了忘年交。我在北京工作时,安处长到教育部开会,我们俩人还在一个馆子聚过。

 我们地质地理系是一个很有特色很优秀的系,老师们很认真,同学们很勤奋,科研教学成绩卓著。听说当年的一个系现在已经形成好几个学院了,出了不少院士、科学家。真心佩服那些优秀的同学校友,也真心感谢我们的老师。

 兰大的校友我接触的有限,但是在有限的校友接触过程中,包括听到的用人单位的反映都是非常不错的。兰大学生身上的一个共性——朴实、勤勉、认真,大部分人不会去投机取巧。兰州大学的精神在兰大的学生身上是有所承传的,希望这种精神可以继续发扬光大,兰州大学越办越好。

在校运会4×100接力比赛中

那些年,兰大的师生之情

 我们进校的时候是刘冰校长,毕业的时候是聂大江校长。聂校长是刘校长去了省里工作以后接的校长,所以我的毕业证上盖的是聂校长的大印。由于我在学校担任过校学生会主席,毕业后又到北京工作,所以与聂大江校长打交道相处的时间比较多,老人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聂校长讲话声音非常好听,宏厚的男低音,而且普通话说得特别标准,大家都非常爱听,是一种享受。当时聂校长经常穿一件发旧的灰色中山装,兜里常揣一本发黄的小书,一有时间就拿出来认真阅读,这是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

 我1982年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到北京工作。聂校长后来也调到北京广播电影电视部任副部长。校长刚到北京时住在广播电影电视部后面的宿舍楼里边。那时候秘书还没有完全到位,所以我经常陪着老人家晚上在长安街散步聊天,听他讲述在甘肃、在兰州大学工作的许多往事。后来校长搬到了北大郎润园家属楼居住,我常抽周末时间骑自行车到家里去看望。每次见他、每次聊天都受一次教育,明了许多事理。后来聂校长荣仼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他到深圳调研工作时,还专门把我叫到市委迎宾馆的住处跟他聊天,陪他逛深圳东门的书店。那个时候我在深圳大学读研究生,通讯条件比较落后,所以为了在深圳大学找到我,市里费了很大的周折。1992年我从北京调到深圳工作,临行前校长又专门给深圳市委的某领导写了信,希望能对我有所帮助。由于种种原因,我并没有去找这位领导,但校长对我的关心一直温暖到现在。

 到深圳工作以后见校长的机会、聆听他教导的机会就少了,但我每次到北京出差都会去看望他老人家。记得有一次去中宣部看望他,他让我十一点以后再到办公室。好久不见有说不完的话,他问了许多深圳的情况,也给我讲了许多北京的事情。我们说话期间秘书进来两次示意我该走了,但我看校长丝毫没有让我走的意思。快到吃饭的时候,我说我该走了,校长却要我留下吃饭。我知道校长有午睡的习惯,所以还是表示要走,但校长执意要留我吃饭。尊敬不如从命,就同他去了部长的小餐厅,服务员端来一碗肉丝面还有一点小菜,校长让我先吃,说他的饭立刻就上来。我竟然端起来就吃了,等我快吃完了发现校长的饭还没到,我才意识到,校长原先只订了一份饭,我把他的饭给吃了,食堂才在重新给他做。后来,我也从他秘书口中证实了这件事。虽然过去二十多年了,但我常常想起这件事。

和老校长聂大江在一起

 校长搬到北京翠微西里一带部长楼居住后,我又去看过校长多次。我在北大进修的时候还带兰大的其他同学一块儿去看过他。那时候知道他眼底有黄斑病变正在治疗,我还从深圳买了眼药水带给他。最让我难忘的是,有一次他送我走的时候突然拉着我的手说,石岗,以后每次你到北京来都要来见见,我们俩见一面少一面。当时我喉咙都哽咽了,心情很不好。后来再见到校长时发现他手发抖,说患了帕金森症。我帮不上任何忙,只能带点保健品,跟他去说说话,宽慰宽慰他老人家。好在老人家读书万卷,遇事无数,明事理,脸上看不出多少悲观的情绪。聂校长走了,校长一生孜孜不倦的学习,勤勉工作,勤俭生活,永远值得我们学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人物简介】

 石岗,男,汉族,1961年1月生,陕西勉县人,1982年8月参加工作,1981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兰州大学地质地理系气象专业毕业,大学学历,法学硕士学位,工程师。现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

 1978年10月-1982年8月,兰州大学地理系气象专业学习;1982年8月-1988年5月,国家海洋局环境预报中心预报员、助理工程师、办公室秘书、办公室副主任;1988年5月-1991年9月,华东政法学院国际法专业硕士;1991年9月-1992年8月,国家海洋局环境预报中心工程师;1992年8月-1994年11月,深圳大学法律系教师、党总支副书记、兼职执业律师;1994年11月-1999年8月,深圳市人民检察院预防处副处长、检察员、办公室副主任;1999年8月-2001年8月,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2001年8月-2003年7月,深圳市司法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市司法鉴定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2003年7月-2007年3月,深圳市司法局副局长、党委委员、深圳监狱第一政委;2007年3月-2009年8月,深圳市法制办公室副主任、党组成员;2009年8月-2014年7月,深圳市政府法制办公室副主任、党组成员;2014年7月-2015年6月,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2015年6月至今,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

                                                                                                                              编辑:张玉爽
    版权所有 (c) 2008-2010 兰州大学校长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