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窗

网络导航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校友动态 > 正 文

[兰州大学报]创业路上永葆隆基情怀

【来源:兰州大学报 | 发布日期:2016-04-01 | 作者:】     【选择字号:

 

  采访时间:2015年12月24日
 采访地点:兰州至中川机场的车上
 采访嘉宾:李春安
 

 12月24日是兰州大学老校长江隆基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日。有一个人这天专程赶来参加纪念江隆基诞辰110周年的系列活动,而此人却与江隆基校长非亲非故,仅仅因为心中的那一份“隆基情怀”。

“从我入校起便有了一份‘隆基情怀’”

 记:您是1986年进入兰大的,但是当时江校长已经去世多时,貌似您和江校长没有任何交集,是怎样的机缘让您和江校长在情感上产生了交集呢?

 李:江校长在文革之后被平反,但当时兰大还没有他的塑像。我们是1986年入学,当年12月份,学校为江隆基校长塑了铜像,准备安放在校园里。这在当时属于一个比较重大的文化活动,学校也安排了入学教育,就把我们带到江校长的塑像前,让我们观看了整个立像的过程,然后新生教育的第一课也给我们讲江校长的事迹,后来我们又查了一些书和资料,看了关于江校长的报道和当时的一些文章,就对江校长有更多的了解,所以渊源应该是我们刚入校接受入学教育的时候开始的。当时全校的新生都参加了立铜像的活动,后来我们物理系又单独去过一次。

 记:从江校长的经历和事迹中,您觉得他身上哪些品质触动了您,使您至今不忘这位老校长?

 李:我觉得江校长身上的一些品质在现在来看是特别稀缺的,比如,他生活上特别清贫、简朴,但他心中一直有种教育的理想,无论是在北大还是被调到兰大,他都把教育事业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一心扑在学校的教育事业上。另外,他从北大到兰大,在当时属于是被贬。逆境中他不但没有气馁,反而把挫折化作一种勇气,或者是责任,工作上更加投入,在兰大实践他的教育理想。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品质,很多人顺境的时候,还能踏实工作,但一遇到挫折,就容易垂头丧气、自暴自弃,甚至一蹶不振。他在兰大七年,创造了兰大的“黄金时代”。他从北大引进了一批知名教授,像力学系的叶开沅、化学系的刘有成等等,很多后来就是咱们兰大一些学科的奠基人。

 记:您觉得江校长对您后来的事业和生活有什么影响?

 李:就事业来说,我们刚创业的时候遇到很多困难,我想江校长那种在逆境中奋发、在逆境中越挫越奋、不被困难压倒的精神对我们也是有很大鼓舞作用的。你要没这种品质,工作也好,创业也好,都不会有很大的成就。

“当年的兰大,理想主义气氛特别浓厚”

 记:大学时代是一个人青年时期很美好的一段时光,您能讲讲当年的兰大吗?

 李:1986年刚好是国际和平年,当时,胡耀邦总书记访日,日本首相访华,都强调中日要世代友好,还成立了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这就是整个大时代的背景。那时候觉得我们是一个地球村,应该让世界充满爱,当时有一首歌就是《让世界充满爱》,整个社会的基调就是这样,非常青春、浪漫、理想、有情怀。八十年代确实是个大时代,那时候理想主义充斥校园,各种诗社、求索学社,各种社团、组织,大的探索UFO、探索宇宙,小的探索中国的未来、人类的未来。那时候感觉世界是和平和美好的,理想主义很是盛行。现在倒有点像郭敬明的电影《小时代》,人人都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怎么生存、争斗。

 记:那您觉得兰大校园生活里面除了理想主义之外,还有其他方面的趣事吗?

 李:那时候学校有个“外语角”,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就是在人工湖附近。因为我们那个年代的人英语基础都特别差,小学、中学学的英语很有限,口语特别差,学的都是聋子英语、哑巴英语,所以那时候为了给自己找个机会锻炼,学生自发地到人工湖附近参加 “英语角”。大家到那儿去,只说英语,陌生的人互相打招呼也用英语,相当于一个社交活动。假如看哪个女生漂亮,想套词,不敢用中文说,就用英文去问候,然后去交流、谈话,这个我感觉挺有趣的,平常大家不敢这么大胆地和女生交流,在那个场合倒可以借锻炼英语的名义去搭讪。就“英语角”这个形式,我感觉对提高英语听说能力是很好的,既有趣,又能相互学习,还可以作为校园文化的补充。另外,那时候流行跳交谊舞,我还特意花了几块钱学国标。周末,大家把大教室里的桌子搬开,腾出空间,放上录音机就开始跳交谊舞,真的挺有意思的。

 记:您已经毕业二十多年,如今成为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您觉得您、以及跟您同时期的一些同学身上有哪些特质?您的企业应该每年都有新进的员工,不知道您有没有接触过兰大毕业的员工,您觉得他们有哪些特质呢?

 李:别人也问过我类似的问题,对这个问题我确实比较认真地思考过。我认为有横向和纵向的两种对比,一是从年代上说,时间上的纵向对比,我们那个年代的人,那个年代的兰大人,是八十年代读大学,又是邓小平同志92年南巡后的一批创业人,跟现在的大学生比;二是咱们兰大人和其他学校的学生横向对比。无论纵向还是横向对比,我觉得兰大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踏实。首先,从纵向来说,我们那一代人比现在的学生要务实一些,有什么事儿追求结果,脚踏实地,从现实出发。咱们兰大校风就是勤奋、求实、进取,“求实”两个字很平凡,但实际上做到很难。想的、说的比做的多,或者说是认为自身有的能力比实际的能力要多,这是很多人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其实就是不求实,不脚踏实地。另外,我们公司每年都要招新员工,每年要从兰大招很多的毕业生,我们横向对比来看,兰大的学生跟其他学校的学生比,还是实在、踏实,做事能沉得下去,我觉得这属于兰大学生的一个优势吧。

“现在的年轻人求职要有准确的定位,创业要激情、理性兼备”

 记:每年都有毕业季、求职季,作为一位老学长,您对这些求职的大学生有什么忠告呢?

 李:年轻人在求职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找准定位。一方面,通过工作挣到你的薪酬,这是天经地义的,这是双方的基本义务。另一方面,就是机会。可能在这个地方虽然工资略高一点,但你的机会少;可能这家公司待遇略低一点,但机会多。我觉得你应该把你能提升、发展的机会成本考虑进去。因为薪酬是可量化的,你能看得见、摸得着的,但这种发展机遇、个人提升的空间是要自己判断的。老板今年给你开五千,明年能不能涨到八千,如果你的能力就值八千,那你就是真正“增值”了;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能力,而是别人照顾你,给你开八千,那你心里不踏实,并且也不能长久。我觉得年轻人应该看到这份工作能不能让你 “增值”,能不能让你得到锻炼。要问自己,我自己现在属于一个什么水平、我有哪些技能、我欠缺哪些技能、我期望得到哪些方面的提高和锻炼,然后再看这个机会是不是适合自己。得有这些思考以后,再来说薪酬的高低,没有这些思考以前,简单的说薪酬高了还是低了,意义不大,而且容易被误导,容易走入一种误区,把自己的路越走越窄。我觉得当年我们这些同学可能就是把这个机会成本、潜在的空间看得更重一些。九十年代的时候,社会鼓励下海经商办企业,但话是这么说,具体到个人还是很纠结的,因为我们当时拿的是国营企业的铁饭碗,大学毕业就是干部,当时你要舍弃这种身份,那决心不是这么容易下的。如果我们当时只看重眼前,那肯定是留在国营企业好,有干部待遇,又是工程师,还是铁饭碗,旱涝保收;如果自己出去创业,这个月能吃上饭,下个月就不知道能不能吃上饭了。但我们那时候毅然决然辞职下海,就是分析了当时的形势,看中了后面的发展机会。

 记:现在国家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众多学子跃跃欲试,以您过往的经历,对他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李:我觉得创业要有感性和理性两个方面的准备。

 从感性上讲,我觉得创业确实是年轻人的事,勇气、胆量、闯劲是年轻人的特质,这个社会确实是年轻人的天下,永远属于年轻人。年轻人不怕输,所谓的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其中就有一种自信在里面。年轻人的这种信心,我觉得是与生俱来的。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们经营上也不是一帆风顺,我们都是草根出身,父母都是农民,没有什么社会背景,也没有什么资源、资金,所以完全靠的是自己。当时确实是吃了很多苦头的,还记得我们最开始在抚顺创业的时候,旁边有一个石油学院,每年毕业时候,我们买个打包机,跟毕业生打包行李,帮他们办行李托运,托运一包行李挣三块钱,就不停地打包,一天能打上百个包,挣几百块钱,那对我们来说就是很大的一笔收入。大家非常快乐,稍微挣点钱就很快乐,很容易满足。

 从理性上讲,创业应该有规划。我们是磁性材料专业出身,恰巧当时新材料钕铁硼刚刚出来,我们觉得一个新材料、新技术的出现,肯定会改变一个行业,我们坚信在这个领域里面肯定能有所作为。用这种永久磁铁取代原来的传统电磁铁,我们觉得节能环保,符合有利于社会的理念,我们也知道这样的产品肯定会有广阔的市场。理论上大的方向我们是想好了,但具体做起来还是千难万难。刚创业的时候,我们请不起工人,自己构思图纸,画图,有了钱买些简单的设备以后,请不起人,还是自己干,自己干也不太会干。比如,那时我们请不起专业的电焊工,就自己学着焊。焊的时候本来要戴护目镜,但戴上以后老点不准,就嫌麻烦,老不戴那个东西,直接焊。当时不觉得,第二天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眼睛肿了,整个脸都肿了。吃了很多的苦,但一点也不觉得苦,当时觉得有乐趣。不怕吃苦,不怕失败,这种激情,这种魄力,是年轻人的长处。但年轻人不一定具备一种素质,就是规划。创业需要你理智分析你的优势、劣势、机会、风险,得找准方向、找准市场空白。要记住,你的公司一定是为填补市场空白而存在。如果别人怎么干你也怎么干,那你创业没啥意思;你要比别人干得好,或者比别人做得便宜,这样创业才有意义、有价值。有些人理性少一点,勇气多一点,创业老失败,最后失败多了,胆子越来越小了。就像拳击运动,如果你总是被对方、被困难打倒,胆儿就越来越小,你胆子再大,只要你失败的次数足够多,最后你的热情也终究会被耗尽。所以,培养信心的时候要不断地进步、有成就感,你的胆子才会越来越大;你能把对方打到,这时候你的信心也就越来越足,这样你就会有更大的热情去征服下一个目标,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反过来,光有理性的分析,缺乏实践的勇气,光在办公室空想,想了N个方案,最后不去实践,最后也只是纸上谈兵。机会稍纵即逝,就看你有没有勇气去把握了。总的来说,感性和理性需要完美结合,结合好了,可能就成功了;结合得没那么好,可能就碰到困难了。

 记:您当年是和一群校友集体创业,现在大众创业,出现了很多出去创业的个体,您怎样看待个体创业和群体创业?

 李:不管是个人创业好,还是集体创业也好,实际上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人的合作精神。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部门内你需要跟同事合作,商业上你需要跟客户、跟同行合作,合作无处不在。你跟合作伙伴能不能处好,跟你的上下级,跟你的员工、老板,跟你的投资人,跟你的供应链,跟你的上下游客户能不能处理好关系,是特别重要的,和我前面说的感性和理性同等重要。合作精神在我们企业的发展中体现得比较多,我们是同学集体创业,大家都没有资本,不是资本层面的合作,就是简单的人力资本合作,大家凭一腔的热情、年轻的才华、青春的自信,在一起合伙。在思路、理念、利益等很多方面肯定会有分歧,需要我们团队去包容,去平衡,去沟通。个体创业也一样,你肯定要跟员工,跟投资人,跟客户,跟上下游供应链合作、沟通。合作需要懂得换位思考,站在别人的角度上考虑问题,设身处地地替别人着想,这一点真正做到不容易,真正做到了你不成功也很难。佛教里面讲人最大的智慧就是利他。企业也是这样,替客户着想了,自然你的产品、你的服务就能得到客户的认可,自然你的企业就能做大做强;替员工着想了,员工自然就向心力强了;替你的合作伙伴着想了,大家合作中就会很愉快,合作才能长久。利他思维是一种最大的智慧,你看着利他为了别人,实际上最终是对自己好。有些人很聪明、很精明,账算得特别精,脑子反应特别快,但他在商业上不见得能取得很大的成就,所以聪明和智慧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共同的理想、共同的价值观让我们一起创业”

 记:是什么原因让你们选择一起创业呢?

 李:我前面说到八十年代理想主义盛行,那种氛围里大家都很有理想、情怀。在那个年龄段,大家有共同的理想、共同的价值观,那时候、那种情景下交的朋友应该说是很真挚的,可以说是生命中的朋友、终生的朋友。那个年代造就了那一代人的品行。所以,往往有些人说,那一代是最后一代理想主义者。二十多岁的友谊特别纯真,这种感情纽带使我们毕业三年后又聚到了一起,在抚顺创办了“抚顺隆基(现称沈阳隆基)”。为什么要以兰大江校长的名字命名呢?这,就是我们这些人特别感恩兰大的心态,因为兰大把我们凝聚到一起,因为兰大才让我们有这种品质。前面也提到我们跟江校长有种缘分,所以这就是我们企业名称的由来。“隆基”是一个精神纽带,实际上我们公司主要的股东、骨干(技术骨干、业务骨干),包括公司主要的管理层,大多数是兰大人,共同的记忆、共同的文化、共同的精神纽带,把大家团结在一起。

 记:您能给我们讲讲你们当年一起创业的故事吗?

 李:当年,我被分配到兰州的一家公司做业务员,其他几个同学被分配到抚顺客车厂,客车厂下面有个磁性材料厂,做磁性材料。八十年代新出了一种钕铁硼的新型磁性材料,我们是磁学专业出身,对行业也比较了解,觉得这种新材料的出现,对这个行业肯定是个颠覆,是个创新,就觉得有很大的市场机会。我们那时候还没有电话,就来回写信,互相勉励,互相鼓劲,后来就聚在一起下海办企业了。

“四个‘有利于’,帮助我们成为一家受人尊敬的企业”

 记:我在网上了解了您企业的三个愿景,“成为受人尊敬的企业;成为创造社会财富和高品质需求的企业;成为推动社会发展和进步的企业。”不知道对不对?你们企业的经营理念是什么?

 李:我们企业用了江校长的名字,所以我们不能按普通的标准,而要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不能辱没了老校长的英名。我们公司的宗旨或者经营哲学,跟老校长的精神品德,跟咱们兰大的一些精神,是非常契合的,也是传承了这些很好的东西。成为受人尊敬的企业,成为创造社会财富和高品质需求的企业,成为推动社会发展和进步的企业是我们企业的愿景,从我们企业内部来讲,就是四个“有利于”,或者说是四“满意”。

 一是,有利于社会,社会、政府满意,我们做的东西要对社会有利,不能偷工减料,不能污染环境,不能伤害公众健康,如果无利于社会,再挣钱我们也不做。就说我们企业,西安隆基做的是单晶硅,是全世界最大规模的单晶硅厂,出口量大概占全球的1/4。我们的口号就是善用太阳光芒造福人类,创造持续的清洁能源。沈阳隆基也是节能环保企业,专注于提高矿石品位的利用率,减少对环境的污染、破坏,是亚洲规模最大、在磁性分选领域全球最具竞争力的一个厂家。照章纳税、环境友好等等,就是要社会、政府满意。

 二是,有利于股东,让股东满意。企业要持续盈利,给股东以回报,这是所有企业的目标。

 三是,有利于员工,让员工、劳动者满意。我们企业现在有上万员工,要不断提高员工的满意度,让大家在这里不仅能养家糊口挣到钱,还要身心愉悦,并且要体现自己的价值,所以我们提出“快乐工作”原则。

 四是,有利于客户,让客户满意。这是对企业的基本要求,在市场经济,钞票就是选票,客户给你钱就是投你票,买你的东西就是养活你,民营企业的钱哪来的?全是从客户那来的。为了让客户满意,设计、产品、服务,每个环节要让客户满意,客户满意了以后,你才能实现前面三个满意。所以,四个“有利于”要兼顾、要做到平衡,这是我们内部经常谈的经营理念。

 我们这几个企业有个相似点,每个企业都有六个关键字。西安隆基是“可靠、增值、愉悦”,沈阳隆基是“可靠、增值、便利”,大连连城数控是“可靠、增值、规范”。每个企业前两个关键词都一样,由于所属行业不同,第三个关键词也就相应变化,对不同的企业提出不同的要求。

 实际上,“可靠”、“增值”的理念和江校长的优秀品质是很契合的。“可靠”,首先是做人要可靠,人品要好,值得信赖。崔乃夫先生曾说,江隆基,人品是绝对的好,是一流的。江校长给人一种可信赖感,同样,我们企业要让客户、股东感到值得信赖,让员工感到值得信任,让社会、政府感到诚信可靠。“可靠”的另一个含义,是产品要可靠。比如咱们买台车,这个车可靠、皮实,三年五年没怎么大修过,大家就愿意买。所以,人品可靠、产品可靠,就是“可靠”的含义。

 “增值”也有两个含义。一是从人的角度、员工的角度出发,这么多员工,这么多年轻人,要让大家有奔头。企业作为年轻人的一个事业平台,他们肯定希望可以不断提升自己,长知识,长才华。要让年轻人感觉到,在我们企业工作,一年一年过去了,我的青春耗去了,但我得到了知识、增加了才干、取得了经验,我的能力提高了,我自身增值了。咱们兰大也是让广大学子“增值”嘛。二是从客户出发,就是我们的产品要让客户感到物有所值、甚至超值,就是价值增加。还举车的例子,十万块钱的车,比十五万的车还结实耐用,这就是产品“增值”了。其实,周培源先生在《江隆基传》序言中说,江校长使兰大进入了飞速发展的“黄金时期”,跟这个“增值”的含义还是有相通之处。所以,“增值”也是两个含义:人的价值增值和产品的价值增值。

 记:你们企业的经营理念让我感觉这是一家很有责任感的企业,相信您的企业一定能成为一家受人尊敬的企业。好的,感谢您接受兰州大学报的采访。

 校友简介:李春安,1968年10月10日出生,河南南阳人。1986年9月考入兰州大学物理系。现任西安隆基硅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沈阳隆基电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大连连城数控机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红十字百分之一基金管委会主任等职。

(《兰州大学报》2016年第一期 总第881期 四版)图文链接请点击

                                                                                                                          文:唐凯
                                                                                                                          编辑:盛坤宇
版权所有 (c) 2008-2010 兰州大学校长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