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窗

网络导航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校友动态 > 正 文

【萃英记忆-生命科学70年】“科学研究的最终目的是造福人类”

【来源:兰州大学校长办公室 | 发布日期:2016-09-26 | 作者:alumni1】     【选择字号:

  

时间:2016年8月22日17:30
  地点:飞天大酒店
  人物:李长江、吕贵华
  采访人:王秋林
  摄影:红叶
  文稿摘录整理:张虹(学生志愿者)

王:吕老师、李老师你们好。兰大档案馆从2012年3月启动“萃英记忆工程”,请老校友、老先生回顾他们在兰大学习、生活、工作的经历,以及给他们留下记忆的人和事,作为资料在档案馆永久保存。你们是从兰大生物系走出来的,今年是生命科学学院建院70周年,也是吕忠恕先生诞辰一百周年,所以请你们讲述一下对吕先生的印象。

吕先生的教诲让我们受益终生

吕:我是兰大生科院1978级的学生,毕业后先后做吕先生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在兰州生活了十年。所以说,兰州、兰州大学,算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对这里有很深厚的感情,每当提到兰州、兰州大学、兰大生科院,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许多非常美好的回忆!

首先我非常感谢黎家院长举办吕先生一百周年诞辰和生科院70周年的纪念活动,这说明黎家院长想得很长远,用习总书记的话说,就是“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1988年吕贵华在兰大做博士论文实验

最近,我把吕先生生前写的文章,包括综述、会议报告和研究论文都重新学习了一遍,我觉得有三点值得我们进一步学习:

第一点,吕先生面向生产实际的学术思想。他在一个会议报告里明确提出“科学研究的最终目的是造福人类”。我想,这句话充分揭示了吕先生一生的学术追求和学术思想。回顾他以前做过的科研工作就会发现,都是以甘肃农业和农民所遇到的实际问题为出发点,据此来设立课题,做研究,最后应用到实际,都是在造福农民。从沙田的研究、果实贮藏保鲜,到矮壮素的应用、抗旱的机理、再到激素的研究,每一项研究都是从实际出发,经过研究,最后再回到应用。这一点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对我后来到杜邦先锋公司工作,产生了重要影响。

第二点,吕先生有非常高深的科学预见性。在我读博士的时候,当时分子生物学还处于初级阶段,他就预见果实的成熟与其它的生命过程一样,都可能受到基因表达的控制。我的博士论文是研究果实成熟机理的,他的预见给我一个前瞻性的研究方向,我就按着那个思路去做。我的博士论文曾受到汤佩松先生和匡廷云先生的好评,并发表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在八十年代后期,吕先生带领我们把兰大植物生理学的研究逐渐深入到了分子水平。再举个例子,他在三十多年以前(1985年),写了一篇有关“植物生长调解物质和植物水分状况的关系”的综述,他在这篇文章里明确提出了培育高抗旱品种的设想:利用激素水平为指标,来培育抗旱性比较高的作物;或找到抗旱性有关的遗传基因,再通过遗传工程的手段,来培育高抗旱的作物品种。三十多年来累积的研究和应用成果证明,吕先生的设想是非常正确的。首先,已经证明许多植物的抗旱性都与乙烯和脱落酸(植物激素)的水平及其信号传导密切相关;其次,国内和国外的科学家已发现了许多抗旱基因,其中许多抗旱基因与乙烯和脱落酸的代谢途径和信号传导途径密切相关。国际上知名的生物技术公司,如杜邦先锋、孟三都和先正达等,都在用遗传工程技术和这些抗旱基因,来开发抗旱的玉米、水稻、大豆等新品种,并已取得初步成果。吕先生1985年提出他的这个设想,比全球第一个转基因产品的商业化(1996年)早了10年。这些事实充分证明了吕先生高深的科学预见性。

第三点,吕先生谦虚、低调、 踏实、认真和执着的做人和做学问的风格。吕先生在威斯康星大学的博士导师之一是著名的植物生理学家F.K. Skoog教授,他是植物生长调节物质研究的开拓者,也是至今在植物组织培养中仍广泛应用的MS培养基的发明人之一。 我们从未听吕先生以此炫耀过自己。

在吕先生百年诞辰之际,缅怀他的学术思想、学术成就、和他做人和做学问的风范,更加激励我们“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我们两个都在公司工作,吕先生教导我们要理论联系实际,对我们后来到美国学习,再决定到公司工作产生了很大影响。我们两个都是从农村来的,我们梦想能为农民做点事情,比方说,培育高产的品种、抗旱的品种等,这样既可以帮助农民提高收入,也能解决粮食安全方面的一些问题。

作为吕先生的助手我感到非常荣幸

王:你讲得真好。现在请李老师也讲一些。

李:我是1979级的学生,那时恢复高考还没有太久。我来到兰大,刚开始觉得很陌生,但是一进入兰大这个环境,我很快就熟悉起来。因为在兰大的这个环境下,兰大的老师让我们感觉到,在兰大不完全是上学,还有一种家的感觉,老先生和老师们对学生的关爱,直到今天,我依然印象非常非常深刻。

四年之后我毕业留校,非常幸运地给吕先生做助手。与其说我帮助吕先生,实际上对我来讲,是吕先生教我如何工作和学习。吕先生在果树生理上有非常深的造诣,我给吕先生做助手的时候,我记得第一个课题就是关于梨树的水分调节方面的研究。吕先生教我如何具体去计划和做实验。对我来讲,我觉得学得最多的就是怎么样去做课题。因为上学的时候学的是怎样去最简单地跑个电泳,或者是做一些其它的小实验,那完全是片段性的一种学习。留到兰大以后,吕先生言传身教地培养我,从怎样开始一个课题、怎样设计实验、怎样收集数据、怎样整理总结数据、怎样应用、怎样写文章,一直到最后文章的发表。刚刚贵华也讲了,他1988年离开兰大,我则是1989年离开兰大的,之后我们去了美国,在杜邦先锋工作。我们后来的工作都是跟农业相关的,所以我觉得和吕先生一块工作的那几年的学习,真的让我受益终生。我有机会做吕先生的学生,做吕先生的助手,跟他一起工作,这段经历让我终生难忘。

吕忠恕指导助手李长江做实验

王:您讲得非常好啊!那个纪录片(《一位温厚勤谨的科学家》)上面有一个片段,是您和吕先生一起在做实验,您还记得当时是怎样一个情景吗?

李:看到那个录像资料,我觉得很亲切,一下子又把我带回到在吕先生身边工作的时光。当时吕先讨论和分析数据。吕先生一丝不苟的科研态度和严肃认真的工作作风,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这也是吕先生注重培养年轻教师的真实写照。

王:当时好像有一个像是烘箱加热的实验情景?

李:是的。当年在生物系的后面有一个生物园,我们做水分分析都是从那边取果树材料,然后带回实验室称重,烘干,从烘箱里面拿出来之后再称重,看它们的水分损失多少,包括带果实的叶片和不带果实的叶片的比较实验,干旱条件下有果实的果枝更耐旱。

王:那个视频资料片段一直在吕太平(注:吕忠恕的女儿)家里收藏着,前段时间,吕太平把它捐赠给了学校档案馆。

每个人都愿意为母校做贡献

吕:我觉得黎家院长和安黎哲副校长举办院庆七十周年和吕先生百年诞辰这样的纪念活动,是一个很好的扩大联系的方式。比方说这一次他们邀请了中科院植物所的种康和黄芳,山东大学的谭保才,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王志勇,还有来自美国塞缪尔.诺贝基金会的文江祁。另外像这种活动,如果老校友有空的话都会来参加的,这样无形之中就增加了相互的联络,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活动。

2016年8月吕贵华、李长江在兰大正门前合影

王:对,这种交流活动对我们学校的发展建设也会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吕: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从每个人的内心出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学校做一点事情大家都是很愿意的。

李:这样的活动会把兰大生科院的老校友重新凝聚起来。几十年前的学生们现在都在不同的单位或岗位上挑大梁,所以也是感谢母校,感谢生科院培养了这么多的人才。

王:对,大家都愿意回来参加这个活动。你们俩现都在北京是吧,具体是在什么单位工作呢?

吕:我现在未名农业集团工作,它是北京大学下属的一个公司,和杜邦先锋公司有一个合作的课题,双方都让我来领导这个课题。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水稻的突变体库,从中发现抗旱、氮素利用效率、高产等性状基因,然后通过分子标记手段、转基因、基因组编辑等遗传工程的技术,来培育新的高产和抗逆性比较强的品种,这是双方共同的目标。

李: 我现在先正达生物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做质量管理方面的工作。有机会和国内的同行交流学习,很高兴。

老师们都是辛勤的园丁

王:在生命科学学院,除了吕先生外,还有没有其他的老师给你们留下深刻印象?

吕:说到其他老师的话,我第一个感觉就是,给我们授课的老师都是辛勤的园丁,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培养。从讲课到实验,都非常细心,教得都非常好,让我们学得也很踏实,对我们做实验的动手能力也培养得非常好,而且我们课程的设置也非常合理,为我们在后来的实际工作中不断成长打下了坚实基础。

梁厚果老师,王邦锡老师,杨成德老师,张承烈老师,王保民老师,秦鑫老师,曹仪植老师等,都给我们讲授过植物生理课或植物生理专题课,比如植物生长发育,抗逆生理,还有植物激素等专题课。给我们带植物生理学实验课的有黄久常老师,曾福礼老师,陈鑫阳老师,俞丽君老师,敬兰花老师,王辉老师,还有刘良寰老师等。生科院给我们授课的老师还有王勋陵老师,贾敬芬老师,王亚馥老师,杨汉民老师,叶涟漪老师,段金生老师,葛瑞昌老师,王勤老师,康文隽老师,孙彬老师,王静老师,高清祥老师,林璋德老师,赵松岭老师,王宏年老师,冯清平老师,彭泽祥老师,蒲训老师,张耀甲老师等等。当时生科院的老教授和领导们也非常注重教学和培养学生的工作,如郑国锠院士、仝允栩先生、陈庆诚先生、张鹏云主任、王邦锡主任、郑国钰书记、郑荣梁主任等等。刘宏勋老师和禄秀珍老师是我们的辅导员和班主任。我们也特别感谢吕师母对我们多方面的关怀和照顾。我们衷心感谢所有培育过我们的老师,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李:特别幸运的是我们上学的时候,年富力强的老师们都在第一线给我们授课。另一方面,他们待我们就像是培养自己的孩子一样。带我们班去天水、兴隆山实习的是彭泽祥先生和王静老师,与学生们同吃同住。因为山里有蚂蝗,老师告诉我们进山的时候都带着草帽绑着绑腿,免得挨咬。在当时的那个年纪里觉得什么都好奇,他们带领我们一点一点地去采集标本,不断提醒我们注意安全。晚上回来他们不顾劳累,教我们这是哪个科的,哪个属的,和它们的实用性。王静老师还和我们一起吃住,现在想起来依然很亲切!

           吕先生是西北植物生理学的奠基人

吕:我们俩都曾直接受到吕先生的教育。他做人低调谦虚,工作刻苦,这是整个生科院公认的,给我们也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王:吕先生的好多品质在你们身上都有体现,你们把他的优良的传统都继承了下来。

李:我们很幸运,得到吕先生和许多老师的言传身教。

王:当时吕先生在国内、国际上都已经很有名气了。

吕:是的。吕先生1951年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获博士学位,1952年到兰大来,创建了植物生理教研室。他很注重团队的培养,六十年代带领他的研究团队,做了创新性的白兰瓜果实呼吸代谢和物质代谢方面的研究和应用工作,结果发表在“科学通报”等学术期刊上。由于吕先生和他的研究团队的突出研究成果,汤佩松先生(我国植物生理学的的泰斗)把兰州大学植物生理教研室誉为中国研究呼吸代谢多条途径和功能的三大研究中心之一。汤佩松先生是我国植物生理学的创始人,比吕先生大十多岁。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吕先生创建了兰大植物生理研究室;六十年代中期,被教育部遴选为部属植物生理学重点研究室;八十年代,兰州大学植物生理学研究室被汤佩松先生誉为中国植物生理学五大研究中心之一;九十年代,吕先生被誉为“西北植物生理学的奠基人”。

李:吕先生在果树生理上的研究工作非常突出。我记得1983年,西南农学院邀请吕先生去讲果树生理,因为我是吕先生的助手,所以陪他一起去的,当时的接待规格也很高。吕先生的《果树生理》的那本专著就是他们的教材,那也是国内第一本果树生理方面的书,另外还有十几所大专院校也把那本书作为他们的果树生理教材。

吕:那本书还被评为甘肃省的优秀高等教材。

王:你们现在等于是已经走上国际舞台了,那你们从这个大视野上再回过头来看兰大和兰大的学子,你们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吕:兰州大学生科院各方面条件都有了很大改善,无论是教学水平还是实验室的条件,都是一流的。我参观过实验室,不比国外的实验室差。另外,我们生科院毕业的学生,不管是在学校的,还是在公司工作的,都有做得非常好的,比方说斯坦福大学的王志勇,他是生科院植物生理专业的毕业生,现在是美国有名的教授;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的种康所长是吕先生的最后一个博士生。

我想借这个机会,跟兰州大学生科院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们分享一点:兰州大学生科院是通向世界的,而且将来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到国外工作,不论在科研院所、高等学校,还是到公司工作,兰大生科院的学生都会大有作为的。

李:咱们兰大现在的条件非常好,除了硬件设施,在软件方面也很好。咱们现在有黎家院长和安黎哲副校长,众多优秀的教师,还有兰大的这些老校友之间的相互沟通,所以说兰大不是闭塞的,她现在是通向世界的。咱们的学生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有这么好的设备,希望大家能够好好把握,在校学习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在这有限的时光里,希望大家能够静下心来,踏实地把老师们教给我们的知识,真真正正地学到自己手里。兰大生科院一定会再创辉煌,生科院的学生前途无量!

王:非常感谢你们接受今天的采访,谢谢。        

【人物简介】

吕贵华,男,1982年兰州大学生物系植物学专业本科毕业,1988年兰州大学植物生理专业博士毕业。现任杜邦先锋公司高级研究经理,兼未名农业集团副总经理。

李长江,女,1983年兰州大学生物系植物学专业本科毕业。曾任吕忠恕先生的助理,现在先正达生物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工作,任质量管理经理。 

                                                                                                                  

                                                                                                           编辑:王鹏举

版权所有 (c) 2008-2010 兰州大学校长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