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窗

网络导航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校友动态 > 正 文

【萃英记忆】“青春档案”萃英学子集

【来源:兰州大学校长办公室 | 发布日期:2016-11-22 | 作者:alumni1】     【选择字号:
【编者按】

“萃英记忆工程”实施以来,得到了广泛认同和支持,也引起了部分青年学子的浓厚兴趣。在此背景下,由档案馆指导监督、学生志愿者具体负责,“萃英记忆工程”之“青春档案”子项目得以开展。述往事,思来者,“青春档案”通过口述访谈的方式,记录我校2016届优秀毕业生在母校的学习、生活经历及心路历程,延伸学校档案工作触角,构建属于当代大学生的青春档案记忆。

拍摄时间:2016年6月4日下午
  拍摄地点:医学校区杏林楼外
  人  物:游欢
  访 谈 人:徐睿智(草地农业科技学院2015级草业科学基地班)
  摄  影:张虹(第二临床医学院2013级临床10班)
  文字整理:徐睿智
  文字审定:段小平 

徐:游欢学姐,你好,我是兰州大学档案馆“萃英记忆工程”的志愿者徐睿智,我们正在开展“萃英记忆工程”的一个子项目,叫“青春档案”,是以视频音频的形式记录2016届兰大毕业生在母校的学习生活经历。首先谢谢学姐接受我们本次的采访。你能先简单地自我介绍一下吗?

游:我是游欢,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广播电视学专业2012级的学生,今年就要毕业了,被保送到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学习传播学,很高兴能够有机会与你们分享我的经历与体验。

妙语唇如剑,诗书气自华

徐:你还记得刚进入大学时参加过的社团和学生组织吗?

游:刚进入大学还处于懵懂状态,不知道如何取舍,军训结束后视野广场举办“百团大战”,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我的选择困难症就犯了,什么都想报,最终选择了书法协会和校学生会的宣传部,此外在院内还参加了学院的辩论队和《西北角》报纸的编辑部。

我个人特别喜欢书法,之前也学过,但是加入书法协会之后我只去过一次,之后协会似乎也没再举办什么活动了,所以说真的,很多时候还是要有所取舍,毕竟有舍有得,千万不要样样通样样松,这是现在我们很多大学生都存在的问题。我最后参与比较多的其实还是在院内,毕竟大家一个院的,平时接触起来很方便,而且与自己专业的同学打好交道其实是相当重要的。虽然社交面广一点也是很好的,但我建议不要忽略了与自己学院自己班级的交流。比如我当时参加了辩队,结交了一帮不仅爱辩论而且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同学;还有《西北角》,是新闻院院报,做编辑工作,与我的专业也比较吻合,得到的锻炼还是比较多的。

徐:那你先谈一下在辩论队里的感受吧。

游:其实辩论队在我的大学生活中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存在,我还记得当时纳新的时候特别紧张,好多人都是冲上去一开始就讲,而且特别流畅。而我之前在这方面也没经过特别的训练,感觉有点自卑,不敢上去,就一直在下面犹豫着,对自己说要不要上去。

徐:就是纳新的时候依次上去展示一下?

游:是的,我当时特别紧张不敢上去,在卡片上写了一大堆,准备好才勉强上去讲了一会儿。因为紧张,讲得也不太好,但当时很难得,下面的评委中有一位比较欣赏我,坚持要留下我,后来我又经过了一轮更残酷的选拔,才留在了辩论队。正是因为来之不易,所以后来很多时候我都选择辩论队,一切为辩论让道,踏踏实实在辩论队待了一年半。辩论队的经历给我带来太多数不清的收获,说话的技巧、仪态的展示、思辨能力的培养、与人打交道的能力,虽然当时每天都很累很紧张,甚至有过想要放弃的念头,但是坚持下来之后发现自己得到了太多以前不具备的品质,并且收获了友谊,也看到了别人的优秀之处。虽然可能会影响到平日的学习,肯定会占用一定时间,但是我觉得这恰恰就是大学的美妙之处,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自由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将自己培养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辩论队的收获不是一天两天能看到的成果,它是根植于内心和思想中的东西。

徐:在你辩论队的生涯中,有没有一场特别难忘的辩论赛和比较经典的观点之类的?

游:要说印象比较深刻当然还是我拿最佳辩手的那一场了,一场关于环保的辩论赛。

徐:“绿光行者杯”?

游:对。那个时候其实已经不算是一个正式的新生辩论赛了,其实我在新生辩论赛中表现得一直不是很突出,到了这种主题辩论赛的时候就好像有一些状态了。我是四辩,最后总结陈词的时候把对方的观点抓得挺准的,进行了许多反驳,拿了一个全场最佳辩手。

徐:你平常跟辩论队队友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时不时就要“撕”一下?

游:对,“撕”是经常的,讨论的时候经常会撕起来,尤其是在观点不一的时候,还很容易到人身攻击,但随后大家立马又好起来。因为玩辩论的人都知道,辩论归辩论,绝对不会影响到私下里的关系,所以我们都特别好,在辩论队这一年来培养了深厚的感情。

辩论队其实特别忙,当初纳新的时候教练就跟我们说,你们把其他的都退掉,主要精力都放到辩论赛上,否则的话什么也得不到,辩论赛也打不好,如果不行就退出!说得比较决绝,当时给我吓坏了。但是对于大一的我来说正是这样的强制力迫使我一直不断挖掘自己的潜能,坚持了下来。
所以在辩论队还是付出了很大心血的,我记得当时每天是十一点多了我们才训练完。回到宿舍,楼管阿姨不给开门,一帮人天天在外面敲门,几乎每天都被阿姨骂。偶尔阿姨生气了不给开门,我们就在外面商量着要不要出去嗨一晚上,撸个串儿啥的,大家都特别豪放。还记得偶尔有一个人心情不好的时候,辩论队的几个人都会陪着她在楼道里席地而坐,吃吃喝喝,说很多心里话,有时候说着说着就哭了。现在想想那段日子,算是人生中十分美好的回忆吧。

徐:接下来,你在院报和学生工作方面有什么要分享的经历吗?最大的感受或感想是什么?

游:《西北角》的话,刚开始我是一个小部员,部长让我去采访谁我就去采访。到后面干得比较好,通过竞选担任了《西北角》的副主编,这个过程也就由一个被指导变成了指导别人。主要工作就是带领部员们召开选题会,讨论选题、审核选题,给他们安排任务,最后再帮他们改稿子。

所以我希望学弟学妹们不管进入哪个部门,做什么工作,一定要脚踏实地,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空中楼阁是建不起来的。包括我们走向社会去实习乃至工作,一开始肯定不会被委以重任,只有脚踏实地做好本职工作,甚至放低身段去端茶倒水扫地,才能逐渐融入团队,一步一步向上走。

你会慢慢发现这个部门、这个学生会组织的一些收获,可能让你终身受益,比如说你的领导力、组织能力,或是你的表达能力,甚至是专业的写作能力、采访能力都可以得到很大的提升,之后在就业中也会发现它的重要性。

徐:听说你还参加过一些演讲比赛?

游:是的。其中有一场国学演讲比赛我印象太深刻了,是国学社办的。因为之前一直都在准备辩论赛,只有一篇写好的演讲稿,但是还没有背下来!人家都是脱稿,后面大屏幕还放着音乐,PPT啊什么的也准备得特别好。

徐:你就这么上去了?

游:当时我拿着我的稿子就特别犹豫,跟辩论队队友说要不就别上去了,心里已经打了退堂鼓。他说不行,你必须得上,我特别看好你,你上去试试,绝对没问题的!

其实我当时坐着坐着都想溜掉了,那个队友一直在鼓励我。我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上去了,不过一上场就感觉好多了。

徐:进入状态了?

游:毕竟稿子是自己写的,感触也比较深,我记得我当时讲的是主题大概关于“大学我们究竟该干什么”。别人讲的都是孔子孟子啊中国上下五千年文化源远流长之类的,而我讲的是怎样把国学精神融入到大学生活当中去。读大学、读书是为了什么,我引用了古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观点,来对大学生活进行了一些批判,我记得当时的状态很有激情,下面也是掌声雷动。

徐:毕竟是有感而发情真意切。

游:我真的没想到,最后是拿了第一名,那么多人我觉得都比我优秀,可能我就是比较能打动人心吧,毕竟是真情实感的流露。

脚踏实地,行止由心

徐:我们来聊一下学习方面吧!学姐你对新闻传播这个专业是怎么看的呢?

游:其实一开始选择兰大的时候,我填报的是文学,最后被调剂到了新闻。开始的时候对这个专业不太了解,就感觉是天天采访啊什么的,再想到自己以后要干什么的时候就特别困惑。我记得当时问教我们新闻事业概论的薛晓珑老师,我问老师,学这个专业以后究竟要干什么?我说我不知道自己适不适合当记者,或者说自己适合不适合干相关的工作。然后她点了点我的胸口,说你现在不要想这么多,你要记住,你以后不管选择哪条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

纵观现在的新闻行业,其实很多记者都有职业修养不足的问题。当时老师的回答我就一直记着,所以我感觉就算以后不走新闻这条路,也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徐:这四年来,你印象比较深刻的老师是谁呢?

游:那就太多了。说到老师呢,其中有一位,当初被中国青年报报道过,冯渊源老师,俗称新闻院的“凤辣子”,讲课特别犀利,对学生特别苛刻。一开始的时候,学生都觉得这个老师怎么这个样子啊,讲话怎么能这么刻薄呀!但是,一旦走出新闻院之后,新闻院的学生就会感觉到,这个老师带给自己一生的影响简直太大了。她的很多观念,在那个时候会对你产生很多颠覆性的影响,以后你就会发现这些影响有多么重要。她会把你的很多刻板成见都揭露出来。

特别有意思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当时新生去上课,她说,你们这些低于一米五的,还不穿高跟鞋的人,就不要来上我的课。我们都惊呆了。当时可能我们的观念还是比较保守的,不太适应这种职业观——为什么要穿着高跟鞋来上课呢?后来就明白了,这是一种尊重、一种礼貌,一个人的仪态很多时候会影响你处理一些事情的结果。作为记者,形象和仪态是特别重要的——这就是当时冯老师给我们上的一课。

她还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你们这些女生,一定要把自己捯饬捯饬再来上我的课,灰头土脸的就不要坐前排。”

徐:这也算是一种修养吧。

游:这是新闻工作者的基本修养。

徐:学姐,我能请教你一下对于报纸业未来的看法吗?

游:对于报纸吧,有人可能说报纸已经走到末路了,因为新媒体发展已经愈演愈烈。不光是对于报纸,甚至是广播电视,新媒体的冲击都是相当大的。但要看你怎么去看待这个问题了,你可以把它看成你的对立面,就是觉得新媒体出现之后我们这些传统媒体确实无法生存了、无法立足了,就是说失去市场了。另一方面就是你反过来想一想,看看现在的传统媒体,其实都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传统媒体”了,很多新媒体不都是传统媒体的团队在做吗?

徐:现在已经不是一种竞争的趋势了,对吧?

游:对,传统媒体走传统套路肯定是干不过新媒体的,新事物自然有它优势的道理。所以我感觉传统媒体应该转换一种思维,能够学习新媒体的一些长处,另外一定要强化自己的固有优势,在内容上进行深化,因为新媒体主要还存在着内容碎片化、浅阅读的问题——也就是说深度阅读还是不太容易做到。但是传统媒体在这个方面就很擅长了,正因为有一帮最专业的记者、最专业的编辑,所以它可以给受众最深度的阅读。

徐:新媒体就是快餐式的阅读。

游:对。

徐:而传统媒体的分析会更深入。

游:对。这是它的固有优势。所以我觉得暂时还是不会消亡,但是未来究竟如何发展,谁都不敢做出预测。

浅出兼深入,功到自然成

徐:学姐,请问你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下各种实践的经历吗?

游:说到暑期社会实践和创新创业项目,不得不提的就是内蒙古地区的一种地方戏——“二人台”。

我最初关注这个二人台的时候是在大一,新闻院有个“新春采风万里行”的活动,我当时就想着怎么才能找一个比较新颖的、大家都没有听说过的话题作采访,当时就想到了我们那儿的地方小戏二人台。

徐:一个当地特色的戏曲表演?

游:对,“走西口”移民带进来跟蒙古族当地居民进行融合而产生的一种戏曲。

准备暑期实践的时候我就想,“二人台”现在不是面临着一个生存困境吗?受到现在大众文化流行歌曲的冲击和影响,谁还去看戏呀!我就想就这个困境做一些深度调查,就它如何走出困境提出一些意见,做了一个暑期实践。

当时组织了八九个人,各个学院都有,主要是以老乡为主。

徐:可能大家了解得比较多。

游:而且我们都有使命感。当时我亲手组织、策划,到了当地以后,食宿也都是我来组织安排的,所以那一次对我的锻炼是特别大的。

后面采访的过程中,一些老艺人的话对我的触动也比较深,就是关于应该如何对待传统文化、传统艺术,如何将它传承下去。作为一名新闻专业的学生,我们的目光不能只在“我们要继承传统文化不能去放弃它”这样简单的层次上,我们更要想到,传统艺术怎么利用我们现在的这些媒介,来进行一些传播、推广。这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现在你看网上,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做得还不够,就比如很多视频、唱词还搜不到,就只能去找那些古籍或者是专门找那些老艺人去问询——这是我的一些暑期社会实践的感悟。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的暑期社会实践被当地电视台采访报道了,同时也拿到了优秀团队荣誉称号,我个人也获得优秀队员称号。

徐:在创新创业项目上是不是对这个课题有所升华?

游:是的。我申请了一个国家级的创新创业,指导老师依然是阙岳老师。她建议我目光应该不止着眼在“二人台”,而是上升到“走西口”这个文化背景上。也就是说你从“二人台”去看“走西口”,以前者为切入点,然后去从它的唱词、文本、人物、演员和表演方式去看整个“走西口”的文化特点,所以我的创新创业项目就是从“二人台”切入去看走西口移民的文化融入和社会整合。这就上升到一个人类学、社会学的研究角度。

从暑期社会实践,一直到国家级创新创业,再到本科毕业论文,我始终围绕二人台进行研究。因为前期调查成果十分扎实,我后期的研究进展十分顺利,这也是我本科毕业论文能评为优秀的重要原因,同时也是我通过武汉大学面试的重要推动因素。保研资格的获得肯定需要平时对功课的重视,成绩优秀保研资格自然没有问题,但是在保研面试的过程中,其实科研经历与个人综合素质往往更为重要,哪一个环节有缺陷都会影响到顺利保研。

徐:你还在中央电视台担任过实习记者?

游:对,那是新闻院的大实习。我觉得在这短短的三个月期间,我似乎就有了一点点职业新闻人的感觉。

当时我是在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经济新闻部的机动组。我一开始不了解,后来才知道这个机动组主要是搞深度调查。

徐:持续性的?

游:对。别的组可能两三天就完成一个报道,但是我们组的话就要一个月,基本上就是一个月一个报道。甚至再长一些的话,比如之前有个老师去调查“微整形”的黑幕,然后直到片子播出来足足有一年时间。

徐:就是深入进去?

游:对。我记得当时进去以后他们告诉我这是深度调查,我就觉得挺有意思的。那个老师也说,你特别幸运,因为这个组特别能锻炼人,后来事实证明确实是这样的。

我做了一个关于刘翔退役的片子。通过刘翔的退役,然后深入发掘咱们体育事业中一些退役的运动员,对他们后期的一个安置情况进行调查。事实证明他们在退役之后,有的可能就彻底找不到工作,甚至流浪街头的情况也有。

徐:就是由一个人推广到整个社会?

游:对。所以你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深度的调查,而不只是对刘翔做一个专访,还要对体育行业的很多人做采访,当然从中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如今我们中国好的调查记者越来越少,这与深度调查的工作难度与危险指数较高但是收入并不与之匹配是有很大关系的。愿意从事新闻调查工作的人都是一群真正有新闻理想的负责任的新闻人,所以我很敬佩他们。

图为在央视和主持人康辉、王宁的合影

自强自信,生生不息

徐:从四年前考入兰大,到现在作为一名优秀毕业生即将离开这里,在这期间对母校的看法和态度有没有什么转变?

游:其实我刚来的感受,那就要从火车上说起了。内蒙古,虽不能说是山青水绿,至少放眼望去看到的是草原,但是一路向西,特别是过了宁夏,就感觉完全是土山了。到了以后,本来以为是在本部,万万没想到是在榆中,坐校车还要一个多小时。当时内心也是不太满意,就感觉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

我爸心态特别好,他就跟我说,这是个好地方啊,适合学习!

徐:那学姐,你接下来是怎么调整的?

游:其实这些因素没有那么严重,关键看你怎么看待。我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总要自己去适应。我不理解有些人为什么就说适应不了这个地方,既然大家都能在这里活下来,我们为什么不可以?

另外,从大一到现在,我真的非常感谢兰大,她给予我太多太多。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来自于母校的充足资源和充分支持,不管是各种活动、比赛还是科研项目,亦或是评奖评优,我认为都是母校的恩赐。因为有兰大这个平台,我们才能更好地发挥自己的能力。

徐:有没有什么想对母校说的话?

游:我感觉,兰大地理位置不佳是事实,但是我们要从心态上突破这个局限。虽然身处西北,与外界沟通起来比较困难,尤其是像我们学新闻的人,更是如此。但是你一定要从心态上有个调整,兰大人的心一定要是开放的,不能因为地理位置的局限把自己的心也局限起来,所以应该是要始终面向世界的。我希望兰大能做一所心态足够开放的大学。另外,感谢母校的栽培,没有母校,就没有今天我。

徐:学姐,你是如何整体评价你大学四年的呢?

游:我觉得特别好。因为我一开始就比较有目的性,我感觉就是作为一个大学生,首先是要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你可能不清楚将来自己干的是什么职业,起码应该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大学没有谈恋爱,可能很多人都会说,大学不谈恋爱简直是太遗憾了,但是我个人的观点还是理性一些去看待这个问题。我认为还是要耐得住寂寞,大学应该是一个最寂寞、最孤独但是最能提升自我的时期。

徐:最后,学姐你能谈一下对学弟学妹们的期望和寄语吗?

游:自强不息,独树一帜!哈哈,不要觉得我是在念口号,仔细想想还是很有道理的。

“自强不息”就是不要怨天尤人。自立自强自信——自立就是自己能解决的事情就要自己解决,去锻炼自己;自强就是不要太过依赖家里面,对自己有一个良好的规划;自信就是不要自卑,自信一些很多事情就会迎刃而解了。而“独树一帜”,(徐:就是把自己的个性展示出来?)对。“个性”不代表自身的与众不同,而是你表现出的一种核心竞争力。你不能说老是“随大流”,别人做什么就也去做什么,你要想清楚我是谁,我有什么核心竞争力是别人无法替代的,所以一开始就要有规划,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这叫“独树一帜”。

所以我最后还是以兰大的校训来勉励学弟学妹吧!不要把它只看作一个口号,而是要更加深刻地去感受它的内涵。

徐:我们今天的采访就告一段落了,谢谢学姐的支持!

游:好的,不客气。

【人物简介】

游欢,汉族,1993年6月出生于内蒙古。中共党员。2012级新闻与传播学院广播电视学专业本科生,兰州大学2016届优秀毕业生。

毕业去向:保送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

特长:演讲,辩论,书法,绘画

学生干部经历

1、新闻院院报《西北角》副主编。
      2、2014—2016年度广电班团支部书记。
      3、2015—2016年度新闻与传播学院第二党支部书记。

获奖情况

1、2013年荣获兰州大学“元典智慧·中国之梦”演讲比赛一等奖。
      2、在2013年度兰州大学绿光行者杯“让世界更多彩”环保主题辩论赛决赛中获“最佳辩手”荣誉称号。
  3、2014年带领的兰州大学赴内蒙古暑期社会实践团被评为“优秀团队”,本人被评为“优秀队员”。
     4、2013—2014年度“优秀学生一等奖学金”。
  5、2014—2015年度“国家奖学金”、优秀毕业生。

  科研及实践经历

1、2014年校创“微博媒介影响下文学话语范式的嬗变——以新浪微博为例 ”。
      2、2014年暑假组织大学生三下乡暑期社会实践“兰州大学赴内蒙古土右旗探寻二人台发展暑期社会实践”。
  3、2015年国家大学生创新创业《从传播学的视角研究“走西口”人群的文化融入与社会整合—以内蒙古西路的“二人台”为个案》。
  4、2015年中国中央电视台实习记者。

                                                                                                                              编辑:王鹏举
                                                                                                                       
    版权所有 (c) 2008-2010 兰州大学校长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